谢邕邕吁展开全民教育运动:请聆听特需群体声音

谢邕邕:当我们相互理解并团结一致,我们才能一起建设国家。

2016年4月05日 星期二

国会

【财政预算案辩论】

精彩演讲摘录

官委议员、体障人士协会主席谢邕邕呼吁政府展开一场全民教育运动,提高人们对残障和有特别需要群体的理解。她的感性发言令在场议员纷纷拍打座位扶手表示认可。谢邕邕发言结束后,国会议长哈莉玛一度哽咽,并赞扬谢邕邕的发言是“精彩”而且“必要”的。她表示,相信国会将根据谢邕邕的发言采取一些相应的举措。

以下是谢邕邕发言选段:

议长女士,我相信新加坡社会其实是充满善心和温情的,虽然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但整体来说人们都认为新加坡人善良、慷慨,我在生活中就有过很多这样的亲身经历。

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我们离残障或有特别需要的人士并不遥远,可能是你的孩子、兄弟姐妹、配偶、父母、祖父母、朋友或是同事,或者我们在生活中都认识一些残障或有特别需要的人。

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是因为生病或事故而从此残障,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随着我们年纪增长,我们都会慢慢失去视力、听力、说话和行动的能力。

我们购买保险时,有个类别叫“终身残障”。受保者如果突然因故残障,可以获得赔偿。这也是在提醒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面对终身残障。

作为一个轮椅使用者,我不希望看到更多人得靠轮椅代步。但这不是我的意愿能决定的事,有些事情是我们谁都无法掌控的。

……那为什么残障人士还是觉得不被这个社会所包容呢?不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善心。会不会是因为人们的意识还不足够?或者一些残障是人们看不出来的?或者一些残障并不被人认为是一种残障?

这里,我想分享一些微小的声音:

“进电梯时,我们的动作很慢,我们渴望您的耐心。我们并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

“当我们发出大声的奇怪噪音,我们希望您能谅解。我们无法控制肌肉。”

“搭地铁时,我们希望您能把座位让给我们。我们也很过意不去,但我们的脚跟无力,没有办法久站。”

“请原谅我们有时不愿意交流,因为当时我们的脑子里有太多声音,我们感到害怕和困惑。”

“我没有理睬你的问候,请不要介怀,因为我听不到你。”

“请给我们一个提升技能的机会,让我们能工作。我们怀抱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也珍惜那份希望。”

“我们希望能有自食其力的机会,这能减轻我们家人的负担。”

“让我儿子有灵活工作时间,这样他就可以陪我去做检查或物理治疗。我不希望看到他因为照顾我而牺牲职业发展,甚至丢掉饭碗。”

“当我发脾气时,请善待我的父母。不是他们不懂得管教我,只是我根本无法理解我周遭的环境。”

“请和我一起玩耍,我的腿很弱,但我也喜欢冒险。”

“谢谢你们接受我。”

议长女士,残障不完全是因为医学病症导致。残障有时是因为外在和内在的障碍,阻碍了个人的发展和社会参与。残障人士觉得自己不被接纳,是因为人们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挑战。

我可否让这个国会成为一个平台,传递我刚才分享的这些信息。让人们知道,有些残障是他们看不到的,甚至是在他们认知中不认为是一种残障,但那些却是真真切切,而且令人痛苦的残障。

我希望我们能展开一场全民教育运动,将信息传递给人们。我希望我们能更理解彼此,这样才能团结一致。当我们相互理解并团结一致,我们才能一起建设国家。那时,我们将拥有一个充满关怀且坚韧的社会。而到了那时,无论我们的社会是富有还是贫穷,我们所有人都是富有的。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