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阐述政府施政五大原则 民主政治和选举模式须不断改进

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国会

【报道】总理演讲摘要

黄顺杰 陈婧 叶伟强 黄伟曼 叶琦保 报道/翻译 zblocal@sph.com.sg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国会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阐述我国民主政治制度的基本原则,并针对非选区议员、集选区和民选总统这三个政治制度提出一系列改革方案。总理的演讲内容摘要如下:

陈庆炎总统和许多国会议员都谈到我们必须为未来的挑战做好准备,包括恐怖主义、国家经济、社会凝聚力等方面。这些都是严峻的挑战。但正如议员们所强调的,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可以克服它们。

问题是,我们该怎么样做?要如何建立更强大的新加坡?要如何一起取得进步?

成功有赖良好政策和政治

新加坡要成功,需要良好的政策和政治。在政府施政方针的各部门附录中,列明了这一届政府的目标。政府的职责是管理国家。选民投选我们,是要我们制定和推行政策。这些政策必须满足人民的需求,如强化社会安全网、让住屋更容易负担、改善公共交通、处理外劳人数的增长;也必须让人民满足他们对自身和孩子的期望,比如对各个教育水平和未来技能计划做出投资。此外,还有将让新加坡面目一新的重大计划,如樟宜机场(第四搭客大厦、“宝石计划”、第五搭客大厦)和南部海滨城,一个接一个,一砖一瓦,建设更好的新加坡。

这是政府多年来一直在做的,这一届政府也不例外。我们将实现我们的承诺。但正如陈庆炎总统所说,要有良好的政策,也必须有良好的政治,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良好的政治确保我们选出的政府,能制定良好政策、扩大共同空间和强化社会,以便为未来做好准备。良好的政治也可以让我们的体制长期为我们服务。

如果我只关心接下来的5到10年,我就不必做出任何改变。目前,我们的政治制度运作良好,在未来10年或更长时间里也将是如此。

但是,如果我们考量的是这一届政府和团队之后的未来,也就是一个新的总理、内阁和新的选民要如何确保新加坡继续取得成功,那趁早探讨可以做出的调整,会是谨慎的做法。

确保我们的政治制度和系统,在这一届政府和团队之后,还能继续为未来世代的新加坡人良好运作,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理论上,良好政治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在大多数国家,领导人和持不同政治理念者,是可以为了共善而携手合作。但环顾全世界,现实却很少是这样的。

共识被削弱 欧美面对分裂

一些国家正面对政治分裂和僵局,政府因此而瘫痪。以美国为例,行政权和立法权由不同的政党控制,政府在枪支管制和贸易政策等课题上都陷入拉锯战。

2013年,因为国会里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不能对财政预算达成共识,美国政府因此停摆16天。去年,同样的情况又差一点发生。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最近的国情咨文演讲中谈到了这种局面。美国的建国之父把权力分散到各州,政府的权力也一分为三,期待人们对不同课题进行辩论,最终达到共识。但主要政党间的基本信任已破裂,剩下的是敌意和怀疑,也没有妥协的意愿。这个体制迫切需要改革,但没有任何众议员、参议员甚至总统,有能力这么做。

一些国家的共识也被削弱。许多欧洲国家原本由稳定的中间派联盟掌权,有时候是中间偏右,有时候是中间偏左。

但现在,因为经济停滞不前和移民危机,人们开始感到失望。极左和极右派开始崛起,比如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党、西班牙的Podemos(意为“我们可以”)、德国选择党、法国的民族阵线和英国独立党。他们鼓吹反移民和反欧盟立场,既反映也加剧了公众的不满。然而,他们却没有提出任何条理分明的政策或可行的替代方案。

在许多亚洲国家,选民投票时考虑的是种族或宗教,甚至是种性制度。独立数十年后,这些分歧依然根深蒂固。

没有选举制度的国家如中国,也有其自身的问题。确保体制清廉和官员承担责任是主要的挑战。到访新加坡的中国官员研究并效仿我们接见选民的做法。不过,因为他们不是由选民直接选出来的,要取得同样的效果很难。

改革政治模式圆五点愿望

这一切都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模式,也没有一个我们可以全盘借用的模式。如果盲目跟随,我们在其他国家见到的政治问题也可以在这里发生。我们必须不断小心翼翼地改进我们的体制,确保政府有效运作,政治体制也能符合人民的利益。我们必须寻找自己的路。

我们希望新加坡拥有怎样的政治制度?我列出五点愿望。

首先,这个制度要让我们有一个优质政府——负责、诚实、能干和高效率。政府要对人民负责,要有长远的目光,确保国人的安全与成功。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资源匮乏、没有腹地的小国来说,杰出和诚信的政府一直都是,且今后也必须是新加坡的关键竞争优势。这是其他国家看在眼里,却难以复制的。我直白地说,如果新加坡没有一流的政府,没有能够预见并解决困难、把握发展良机、并能动员人民支持政策的卓越领导团队,就不会有今天的新加坡。

因此,我们不能像其他国家的政府一样瘫痪、陷入僵局或无法运作。像美国这样的大国还能承担这样的后果,他们能在倒下后再度崛起。但对新加坡来说,一旦倒下就完蛋了,再也爬不起来。

政治门槛不能太高确保开放

其次,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保持开放,参与的门槛也不能太高。我们的选举必须是自由和公平的,人们不会因过高的经济门槛而无法参选。这是我们为了确保开放制度的重要举措之一,确保我们不让政治沾染金钱,人们也不需要太多钱参选。

以去年的新加坡大选为例,所有政党的竞选开支一共是710万新元,在每个选民身上花费不到三元。根据《海峡时报》的计算,是2.89元。而2012年的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一共花费70亿美元,除以3.5亿人口,他们平均在每个选民身上花费20美元。

你可能会说,美国人有他们自己的一套。但看看许多国家的金钱政治,包括本区域的国家。他们的选举离不开金钱。这不是秘密,甚至不是违法或令他们尴尬的。但这就是现实,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政治绝不能变成那样。

第三,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培养责任感,让政府总是照顾新加坡人的利益。我们的国会必须是讨论和策定国防、经济、税收和开支、未来计划这类重大课题的严肃平台。政府的行动必须经过国会的审视和辩论。

如果一名议员——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议员——言之有理地反对政府的提议,那政府需要解释为什么这个提议是正确的,或是采纳议员的建议,对政策进行修改。这是议员们在我们的国会上看到的,我们不只这么对待反对党议员,对执政党议员或官委议员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如果一名议员提出一项好提议,他的主张也令人信服,那我认为政府应该支持并协助落实这项提议。

每个政府都必须认真对待国会,我认为执政党和反对党都是这么做的。这里是我们辩论并决定重要议题的场所。你可以竭力赞成或反对,如果你有强烈的意见或反对观点,也应该提出来。但你要严肃以待。这里不是让你摇摆、扔椅子、丢手袋或朝别人身上洒水的地方,也不是你可以耍小聪明,但逃避事关政府和国家未来的严肃课题的地方。

因此,我们的国会,并不像你在晚间新闻里看到的其他国会那样有娱乐性。但从质量和认真程度来看,我们做得很好,并应该保持下去。政府不只要对国会负责,更要对选民负责。如果政府运作良好,就能得到选民支持,继续执政。如果它做得不好,就会在选举中付出代价。它要设法重获选民支持,或是选民决定让另一个政党接管。因此,我们的系统不能让政府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自满、软弱或甚至腐败。

以制度捍卫社会多元性

第四,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捍卫多元种族社会。多元种族主义是我们身份认同的基础。新加坡有三大种族,也汇集了世界上各主要宗教。种族和宗教都是会导致社会分化的断层线。如果我们因任何一条断层线而分化,我们的国家也将就此终止。因此,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包括,也必须鼓励多元种族和世俗政治,而非单一种族和宗教政治。

我们的政治制度要鼓励政党寻求多元种族的广泛共识,并为了全体新加坡人的利益,推行不分种族、语言或宗教的温和政策。这套制度要避免人们因种族或宗教原因而结成政党,或为了某一种族或宗教的利益而打压其他人,无论他们代表的是社会中的多数派还是少数派。

身为少数族群的新加坡人要能够相信他们不会被边缘化、受歧视或无法发声。每个新加坡人都要有可以在这个国家找到立足之地的信心。

制度内包含稳定元素

第五,我们的政治制度要有稳定元素。政府要及时回应人民的意愿,但我们的政治制度也要确保国家不会因一时的公众情绪或动荡的政府而偏离正规。这是可能发生的,当人们回心转意时,往往为时已晚。因此,你需要有稳定的元素,以确保你随氛围的改变做出调整,却不太过分以致颠覆了这艘船。

绝大多数政治制度都有稳定元素,他们有上议院,例如美国的参议院和英国的上议院。尤其是在大国里,城市、地区和国家联邦政府的权力有所不同,没有一个单点会让整个系统崩溃。下议院通过的决定,还要让上议院通过。不同层级的选举会在不同时间、依照不同规定举行。当你说服了一个地区,还要说服另一个,必须花费一些时间,谨慎思量,才能获得更多共识。

但新加坡太小了,我们无法设立上议院或是地区政府,最多只能设立市镇理事会。虽然我们也有市长,但和伦敦或纽约的市长相比,他们是小巫见大巫。

尽管我们很小,但还是需要稳定元素,尤其在保障国家储备和维持公共服务诚信这两个领域。这是保障我国未来发展的两大关键因素。

我们花了几十年时间建立起外汇储备,那就像地底的原油一样,如果没有第二把钥匙,就可能被挥霍无度的政府掏空。那时选举就会变得像拍卖会一样,各政党比拼谁更大方,不惜掏空银行来吸引选票,这发生在比我们富有许多的国家。

看看澳大利亚,10年前他们靠着保守谨慎的政府积累起一笔可观的储备,并用这笔钱设立了养老基金。但当选举到来时,两个党派竞相出价,让选举变成了拍卖会。今天这笔“未来基金”已经不见了,国家财政背负赤字,必须削减开支。拥有财富和资源的澳洲,都能倒退回10年前,这如果发生在新加坡,又会怎么样呢?

竞争力靠卓越人才与诚信

说过了钱,我们再看看人。新加坡政府的卓越表现和国家的竞争力都仰赖于那些公共服务关键岗位上的人才:法官、中央银行行长、会计总长、警察总监,那些政府机构的领导者和掌管国家储备的人,仰赖于他们的能力与诚信。一旦这些要员中有人腐败,那就完了。他们不光会中饱私囊,还会腐蚀整个体制,让系统病入膏肓。

前任印尼总统尤多约诺曾批评那些腐败的法官是“司法流氓”。除此之外,其他国家也有一些仗势欺人的警察,以及本应守护国家储备,却监守自盗的人。

要防止这些事情发生,就必须拥有第二把钥匙。而我们的挑战是如何确保这把钥匙能强化并稳定我们的政府体制。

我们的政治制度这些年来不断发展演变,运作良好。

独特的宪法渊源及发展史

我们的政治和宪法历史和其他许多独立不久的国家相当不同。那些国家原本是殖民地,在战后的亚洲和非洲,尤其是在东南亚取得独立,以全新的宪法重新开始。可是当我们独立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做。我们决定保留和调整现有的宪法制度,因为当我们属于马来西亚的时候,在我们加入马来西亚之前的自治时期,这项系统运作得好。

李光耀先生认为与其奋力找出不可行的完美制度,不如让我们的系统逐渐演化,从经验中学习。李先生说过,教会他政治现实与宪法理论之间差异的最好导师,是东姑阿都拉曼(时任马来西亚首相)。有一次他在回忆录中写道,他在东姑阿都拉曼的办公室里欣赏一本精美的绿色皮制书册。那是巴基斯坦的宪法,由当时的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作为礼物献给东姑阿都拉曼。正当李先生在欣赏这本书的时候,东姑阿都拉曼对他说:“光耀你知道吗,他们制定良好的宪法,有很多优秀的律师。而每次更换领导人,就要制定新的一套。”

所以当我们取得独立时,我们凑成了《新加坡共和国宪法》,就是目前现有的。它从哪里来?一部分来自国家宪法,一部分来自马来西亚联邦宪法,在新马分家后由我们采纳和融入,加上一些修改。例如任何保障我们的主权和关系到放弃主权的问题,都必须经由公投而非立法决定。它是一份杂乱的文件,以至于李先生在1970年委托英国公署让英国宪法专家将它整理好。果然,经专家整理过的宪法光鲜亮丽地回到我们手中,李先生也认为英国专家做得非常好。

你看看美国宪法。它经历了200多年,这200多年来只修改了20多次,所以你就拿它来膜拜。美国宪法修得完善,字句优美,每个孩童都铭记在心,它也将带领美国走入未来的几百年。但是最后李先生决定不走这条道路。他并没有采纳由英国外国公署专家们修订的最新版本,因为他认为专家们并没有理解当地情况,也不明白我们作出的一些基本决定。当他在1984年修改宪法以推行非选区议员制度时,向国会解释这点。他当时用了托马斯·杰斐逊的套装比喻。他说:“从我的经验来看,宪法必须专为国家而定制,正如套装得穿得合身一样。和鞋子一样,穿得越久越合适,偶尔伸展它、软化他、补上鞋垫、调适它,总比一双新鞋来得好。”

“我们的人民已习惯和了解现有的系统,这花了很长的时间……任何本质上的改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最重要的是,宪法确实有效。许多国家自独立以来多次更换了宪法,却并没有带来安定和法制。我相信当我们知道年轻一代需要不同的尺码和形状是,伸展和舒缓一双旧鞋总来得比较好。”

这篇1984年的演讲如同李先生的许多演讲一样,在30年后的今天仍值得阅读。《星期日时报》刊登了这篇演讲的摘要,我建议议员们去阅读国会议事记录的完整版本。

除了谈论新加坡的政治,李先生在演讲中也提到其他国家,譬如英国、法国和美国的制度是如何根据各自的历史制定,并不断发展的。李先生提到在1956年,他在伦敦参加一次宪法会议后,在回程途中顺道前往巴黎,让一名德士司机载着他参观景点,其中包括法国国民议会。德士驶过国民议会时,法国司机(用手指在耳边绕圈)对李光耀说:“哇啦哇啦!”要他目睹民主乱象。

李先生说,那次经历为他上了“政治现实的第一堂课”。可惜国会记录没有记录下他叙事时的细微变化,将“哇啦哇啦”写成“Voila”(法语“瞧”)。这也是为什么你在《星期日时报》里无法找到这一段,因为编辑不解其意,把它删了出去。

这个鲜明的例子展现了在政治中事情是怎么出错的,高度文明的国家也会发生制度无法运作的问题。戴高乐将军最终不得不重返政坛,创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但戴高乐去世后的今天,法国就像其他国家一样面对政治问题,德士司机、空中交通管制员,甚至公务员都在罢工。我们要明白理论和实践的不同。毕竟这不是一场儿戏。

新加坡的政治制度在不断发展,我们从经验中学习,伸展并调适这双旧鞋子。例如我们保留了最高票者当选的选举制度,这是为什么我们在国会中对立而坐,政府在一边,反对党在另外一边。我们不像美国和欧洲议会一样,坐成半圆形。

我们保留了这个制度,但我们也设立了新制度,包括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集选区制度,以及民选总统制度,每一个制度都与我们的政治原则相符,并有各自意义。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