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713万余元 本届大选竞选开支破纪录

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与过去几届大选相比,这次似乎更常出现在报表上的是政党为制作宣传影片、设计网站与加强社交媒体影响力方面的支出,显示网络与社交媒体已逐渐成为候选人在竞选期间联系选民的另一有效平台。

黄伟曼 报道

ngwaimun@sph.com.sg

面对自国家独立以来战况最激烈的一次大选,多个政党都不惜提高竞选开销,大力为竞选团队宣传。根据本报统计,本届国会选举,九个政党加上无党籍人士的竞选总开支高达713万6900元,打破历届纪录,各政党花在每名选民身上的竞选开支更比上届大选高出许多。

选举局昨天开放让媒体与公众查阅今年9月大选候选人的竞选开支申报表。这次大选是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首次有反对党挑战所有89个议席,合格选民人数有246万2926人;这也表示各政党这次花在每名选民身上的竞选开支高达2.90元,显著多过2011年大选的2.36元。

翻阅竞选开支申报表,可看到各政党花在宣传、交通、购买文具与食物和租借活动场地等五花八门的费用。与过去几届大选相比,这次似乎更常出现在报表上的是政党为制作宣传影片、设计网站与加强社交媒体影响力方面的支出,显示网络与社交媒体已逐渐成为候选人在竞选期间联系选民的另一有效平台。

以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为例,根据该党在竞选广告与宣传报表上其中有列出的项目,介绍政党政纲与候选人的视频制作和摄影费用,以及与社交媒体宣传有关的费用,至少达39万8700元,是总宣传花费的大约24%。当中,与视频拍摄以及摄影有关的花费分别36万多元和3万多元,与社交媒体有关的费用4000多元,包括购买面簿平台上的广告、推动推特(Twitter)交流,以及与社交媒体”影响者”交流(influencer engagement)。

近15年没参选的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本届大选被视为是东山再起,他在竞选集会上的演讲广泛地在网络上传播,其表现也让他以全新的形象出现在公共的视线中。众多反对党中,若根据竞选开支申报表的项目,这次一共角逐两个集选区和三个单选区的民主党似乎也最着重与选民的沟通和宣传,包括花了3000多元聘请澳大利亚最大的资讯科技咨询公司,民主党这次有效“转型”也许与有专人“指导”离不开关系。

例如,民主党附上的一项计划书上就显示,这家名为IBRS的公司除了会为该党在社交媒上发布帖子,以及为演讲与文章的撰写提供“战略指导”,它也会在民主党面临对手攻击时,协助它做适当回应。

民主党也是所有反对党中,每名选民竞选开支较高的政党。该党本届大选只竞逐两个集选区(荷兰—武吉知马、马西岭—油池),而两个集选区团队的选民平均开支就占所有集选区反对党团队中的第一位和第二位。

本届大选国会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强攻东海岸集选区,该党在东海岸的四人团队花在每名选民身上的竞选开支是1.27元,排在第三名。至于行动党,它在每个选区花在选民身上的费用则比反对党至少多出一倍,平均开支最高的是由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领导的义顺集选区团队;行动党马西岭—油池和荷兰—武吉知马面对民主党的强力宣传攻势,也在与选民联系上付出不少。

上届大选,行动党的总开销达420万元,花在每名选民身上的平均费用是1.79元,这数目到本届大选已增加到2.16元。

至于单选区,面对三角战的麦波申与武吉巴督区团队的选民平均开支则在所有行动党团队中排名第二和第三;反对党中,代表人民党出征蒙巴登的张媛容的总竞选开销则达5万2500元,远超过一些行动党候选人的花费,当中不少钱是花在视频制作与社交媒体联系上,与摄影和视频相关的花费近1万3000多元。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