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区选民踊跃参与 在武汉深造青年乘六小时火车投票

2015年9月12日 星期六

大选

2015

蔡永伟(北京特派员) 顾功垒(上海特派员)

易锐民(香港特派员) 符祝慧(东京特派员)

在北京、上海的新加坡选民,不少都赶在上班前到驻华使馆投票。在江苏南京、苏州、浙江杭州工作的新加坡人,则搭乘高铁或者包小巴来驻沪总领馆投票。

为履行公民义务,在中国武汉大学深造的新加坡人塞斯里亚(23岁)前天从武汉出发,乘坐六小时火车专程赶到北京的新加坡驻华大使馆投票。

尽管舟车劳顿,但塞斯里亚的脸上,并未显露一丝疲倦。

塞斯里亚是马林百列集选区选民,在中国学习已经两年。他接受本报访问时解释,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投票,而投票履行公民义务对他而言至关重要。他认为,每张选票都很关键,海外选票也不例外。

为慎重投票,他在繁忙的课业之余,也会上网留意新加坡的最新选情。上周刚好回国度假,期间他出席了几场群众大会,聆听各个候选人的演讲。

他很认真地说:“我关注的是个别候选人的素质。谁在国会代表我发声,我应该有发言权。”

塞斯里亚在武汉念的是医科,武汉大学医学院是受我国承认的外国医学院之一。

塞斯里亚昨天一早就到驻华使馆投票,在北京的一些新加坡上班族,为了赶在上班前投票,也都在北京投票站开门不久后便到场“报到”。在首10分钟内,已有10多人投下了神圣的一票,包括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

属于后港区选民的雀巢研发(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连慧萍(59岁)说,新加坡的大选越来越精彩,候选人的素质有所提高,他们的背景也更加多元了。

而对首次投票的先驱区选民许书鸣(33岁,公务员)来说,从海外看新加坡选举是个新鲜的经验,由于不能出席群众大会,他必须依靠社交媒体来了解选情,并使用通信软件WhatsApp、微信观看朋友传来的候选人演讲片段,但他认为,自己整体上还是能大致了解各候选人的主张。

许书鸣的妻子颜诗雁(29岁)则表示,虽然在中国登录面簿等社交网站需要翻墙,相当耗时,但她还是坚持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解选情。

在上海选民:

对国家安定应感恩

除北京外,在华选民也可到上海总领事馆投票,昨天早上8点投票站开始运作前,已有30多人排队等候。

在上海工作八年的江潍华(54岁,电脑公司从业员)和何慧佳(33岁,银行职员)几乎同时抵达,是最先投票的两名选民。

两年多前跟随丈夫到上海工作的何慧佳,上届大选时还是阿裕尼集选区选民,这次则以榜鹅东单选区选民的身份,首次在海外投票。

何慧佳说,大选期间通过网站了解选情,她希望新加坡往后能朝着更包容的社会发展,给予弱势和贫困群体更多照顾和关怀。

原籍马来西亚的江潍华是在三年前成为新加坡公民,他也是通过新闻网站以及与朋友聊天了解新加坡的情况,以及各政党与候选人的主张。他说,执政党过去几年把他所属的马林百列集选区打理得很好,妻子和家人有事请市镇理事会帮忙,都得到很好的照顾。

他认为,新加坡人很喜欢抱怨,但在抱怨之外,国人应该为国家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感恩,不能把安定视为理所当然。“如果有一天新加坡不再安全和稳定,投资者离开,新加坡将会进入艰难时期。”

不少在江苏南京、苏州、浙江杭州工作的新加坡人,昨早搭乘高铁或者包小巴到驻沪总领馆投票。

第一次在海外投票的苏畅(31岁,管理人员)昨早搭乘高铁从杭州赶来投票,他所属的麦波申单选区本届大选出现激烈的三角战。

虽然无法在新加坡亲临群众大会,苏畅仍通过联合早报网了解候选人的介绍与选情。他说:“我每年回新加坡两三次,看得到市镇会过去几年在绿化等方面的工作,不过也因为建造高速公路、组屋翻新等工程导致噪音不断,接下来,当政的团队可能要更关注居民的生活体验,有些翻新可以加速进行。”

香港领事馆出现

许多首次在港投票选民

在香港,随着愈来愈多国人在当地及华南工作,专程到香港投票的“首次海外投票者”也趋多。新加坡驻香港领事馆的投票站昨早8时开放,中午过后陆续有更多人来投票,其中有许多是30多岁、首次在香港投票的选民。

在香港工作三年的郑姓选民坦言,感觉这次大选很激烈,反对党的声势高涨,但他自认在离国一段时间后,反而觉得执政党为国民做了很多,这与在国内生活的体验不同。

今年4月才到香港的孙姓选民则称,反对阵营不能为反对而反对,必须有自己的主张和品格。不过,她认同反对党这些年迫使执政党改变,推动政府施政进步。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