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晶:政府审慎制定政策 人民才无需负担重税

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何晶(中)提醒,若要把税率维持在现有水平,政府和人民就应谨慎消费。(曾道明摄)

2015年9月09日 星期三

新加坡政府审慎制定财政政策,人民才无需负担过重的税务。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何晶提醒,若要把税率维持在现有水平,政府和人民就应谨慎消费。

何晶面簿贴文解释近20年财政预算案

何晶前晚和昨早在个人面簿页面撰写两则贴文,解释我国政府近20年的财政预算案数字。

财政部的数据显示,政府在2000财政年之前的运营收入占了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但这在过去15年来减少到大约15%。政府运营收入主要来自税收,以及限制车辆数额的收费等等。

其中,包括消费税在内的政府税务收入,从90年代后期的GDP占比约15%,滑落到2002财政年后的12%至14%左右。

何晶是李显龙总理的夫人。她指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经济体的平均税负(不包括其他收费)超过30%,是我国平均税率的两倍。一些北欧国家如丹麦的税负更高达近50%。即使是全球最大的、其主权财富基金由油气业组成的挪威,税负也超过40%。

与此同时,我国政府严格管理总支出,自2004财政年以后,政府支出就一直维持在12%至15%。政府总支出包括国防、教育、社会服务、医疗服务等所有开支。

相比之下,美国政府的总支出占了GDP的超过四成,就连没有国防开支的香港,近年来的政府支出也占了GDP超过18%。

我国政府的实际支出和收入其实一直都在增加,但因为我国的GDP也快速稳健地增长,因此开支与收入占GDP的比重相应下降。

另一方面,政府从1997至1999财政年间,每年平均3%的预算盈余都被纳入政府储备金。

政府储备金的投资回报和其他投资盈余,如债券利息,去年总计86亿元。政府去年就使用当中的80亿元,支付“建国一代配套”,为建国一代提供医疗福利。

何晶说:“如果我们接下来继续维持具竞争力的税务架构,可能就无法再有如此庞大的政府财政盈余,储备金的积累速度也会放缓。若不想增加国民的税务负担,我们就不能粗心或随意地消费,这对政府和人民而言都一样。”

何晶说,政府遵守财政纪律,拨出预定数额的资金来支付建国一代配套,以及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的消费税补贴等等,确保当局不超额消费,并且也避免现任政府为国民所许下的承诺,成为未来政府以及下一代纳税人的负担。

政府的预算数字也包括净投资收益(Net Investment Income,简称NII)和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Net Investment Returns,简称NIR)。

NII框架只允许政府使用淡马锡、金融管理局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的实际投资收益,而NIR框架则允许政府使用这些机构所管理的净资产预期长期实际收益,包括已实现和未实现的资本收益。

何晶说,政府一般会选择使用NIR架构,因为它是个长远规划,不受短暂局势变化影响。不过她也提醒,NIR始终是个估计数字,因此政府应谨慎使用。

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和反对党在本届大选中,对政府的财政政策进行了辩论,何晶过去两天也发表面簿帖文,解释政府的财政立场。

标准普尔前天(7日)也维持对淡马锡控股“AAA”的信贷评级,以及“aaa”的个别基础信用结构(stand-alone credit profile)评级。

如果我们接下来继续维持具竞争力的税务架构,可能就无法再有如此庞大的政府财政盈余,储备金的积累速度也会放缓。若不想增加国民的税务负担,我们就不能粗心或随意地消费,这对政府和人民而言都一样。

——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何晶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