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港好’先生 日行一万步

2015年8月27日 星期四

《联合晚报》陆彩霞、罗妙婷 报道

吴庆顺 摄影

对后港人来说,李宏壮是张新面孔。这个被人民行动党派来攻克工人党重地的“海南哥”,在后港单选区活动一段日子后,仍有居民记不了他的名字,但看到他路过时会用潮州话喊他“后港好”。

“那是因为我每次看到居民,都会问他们:‘后港好无’?他们就会用潮州话回应说:‘后港好!’久而久之,一些不记得我名字的人就这么叫我。” “后港好”先生由此诞生。

后港是工人党坚守了24年的堡垒,固若金汤。李宏壮虽坚持认为自己不是“敢死队”,也不是“选战炮灰”,但在被问及如何取胜,做前人所做不到的事情时,他始终只有同一个答复:以居民为先,先想如何为居民服务,再想别的。

目前仍全职工作的他,每天上班前的上午7点和下班后的傍晚6点都会到选区走动,直到凌晨才离开。除了每周接见选民两次,他也泡在不同咖啡店和居民聊天,并在三个月里到过100多场丧礼。

他觉得这些场合最能够让他深入基层,了解居民面对的问题。来到后港以后,他想比前人做得更多的是尽量和不同群体接触,但在一小时多的访谈里,今年45岁的他较常提到与中老年居民的互动,并自认较摸不透年轻选民的想法。

自行动党的介绍会后,许多人都知道他基层经验丰富,读书时就活跃于宏茂桥集选区德义分区基层。但较少人晓得他是体操运动员出身。

记者问他,如今还有没有经常运动?他一开始笑说没有,但想了想后,拿出手机指着上面的测步软件说:“听人家说,日行一万步就能保持健康。到后港以前,这对我来说是很困难的,但现在天天要我走一万步不是问题。”

抓紧空档陪孩子

为参选,李宏壮在家的时间更少了,他会借着空档时间与孩子互动,“比如说早上,在我来后港之前,会跟孩子吃早餐,送孩子上学,有时中午时间会回家一趟跟他们相处。”

如何为孩子做好心理建设,保护家人?李宏壮说,家人的隐私仍会尽力保护,虽然不能确保完全不会受到干扰,但会告诉他们家人可能会有这方面的干扰,得一起面对。

他举例解释,会和大女儿说:“今年你小六会考要迎战,爸爸在后港也要迎战,我们两个一起拼好不好?”

父女互相勉励。李宏壮微笑地说:“有一次她就在我手机贴了张便利贴,上面写着‘Daddy加油!’”。

战工人党堡垒有何胜算?

‘做好分内工作’

李宏壮来到工人党的堡垒,被问及是否碰过拒他于千里之外,令他感到沮丧的居民?他说:“说实在的,还没碰过,但有个很接近的例子。”

他说,去年11月,为了提倡守望相助,他敲了一家居民的门,居民开门时消极地说:“你们没有用。”

经过了解,李宏壮才知道,原来这居民曾患过癌症,进入康复期的第四年,虽然曾请议员帮忙,但写了两封信,仍无法将停车位改停到他的住家附近。

李宏壮请该居民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为居民写信要求,结果去年12月就获批准,之后也与这居民建立了友好关系。

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中,即便是刘程强离开后港,由饶欣龙上阵,选票仍增至64.8%,饶欣龙传出绯闻后辞职,后港区补选,方荣发也还是得到62.09%的选票。

李宏壮这次到后港,被问到有什么胜算,他表示,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其他的就只能让选民自己决定了。

访问结束后,走出支部办公室,一群大约五六岁的孩子正在上课,一见李宏壮出现,兴奋地齐声问好。一提到要拍照,孩子们更是涌上前抱他。

‘海南哥’攻‘潮州区’

如何赢民心?

后港历史上以潮州人居多,当年“潮州怒汉”刘程强在大选群众大会上用潮州话演讲,颇得后港年长者的心。刘程强拿下后港区,会讲潮州话似乎成了来后港单选区竞选者不可或缺的条件。

行动党派到后港的候选人,也都是会说潮州话的潮州人,一直到刘程强出走阿裕尼,福建人方荣发在2012年当选议员后,这个“传统”开始被打破。而现在,行动党也改派“海南哥”攻城。

李宏壮坦诚直言,自己是海南人,潮州话听得懂,但不是很会说。问及这会不会成为他得到民心的障碍?他觉得不然。

他分享了第一次到后港参加活动时,共有五六十名乐龄人士,当时就有一位60来岁的女士用潮州话问他是不是潮州人?

“我回她说,‘我不会说潮州话’(用潮州话),怎么办呢?”

对方就回答,没关系,你会说“钞票”(潮州话)就行了。后来,才了解讲华语运动刚推行时,人们都说是讲“纸字”(潮州话即钞票之意)运动,所以那“纸字”是指华语。

“所以会讲华语就可以了。”

我每次看到居民,都会问他们:‘后港好无’?他们就会用潮州话回应说:‘后港好!’久而久之,“后港好”先生由此诞生。

来源:联合晚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