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弥漫难作定夺 荷兰—武吉知马选民心中五味杂陈

2015年9月09日 星期三

选战分析@王舒杨

“我的心,我的脑,现在不在一起。”

他70多岁,不愿告诉记者姓名,但提起大选侃侃而谈。“我一辈子的心都是跟随行动党的。李光耀是谁?对我们这个年纪的很多人来说,他是上帝。但现在的年轻议员根本没有经历过国家建设,对我们来说都是小孩子,他们懂什么?可你看他们说话的样子。你见过孩子跟父亲这么说话吗?好像父亲什么都不懂?”

谈话结束时,他仍然纠结着,感情系在过去,对现在则有所不满,决定未来的这一票投给谁,也还是未知数。

选战开打两天三度隔空交火

自提名日起,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便战火不断,选情也随着两党团队的人气变化而逐渐升温。相比其他多数选区,角逐荷兰—武吉知马的人民行动党和新加坡民主党显得更为针锋相对,选战开打的首两天就已因要回应彼此说辞而三度隔空交火,如今竞选进入倒数,仍旧硝烟弥漫。

行动党开炮的对象正是颇具争议的民主党党魁徐顺全博士。时隔14年,因破产而无缘前两届大选的徐顺全再次披甲上阵,看他竞选期间言谈的表现,受访的该区选民无一例外的指出,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认为他“成熟了”“不那么冲动了”。

上届大选中,民主党在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创下该党自1997年以来的最佳战绩。徐顺全能否带领该党“A队”再创佳绩,是本届大选的一大看点。

前天的民主党午间群众大会上,徐顺全高呼,相信武吉知马区的富人拥有善心。家住武吉知马的郑小姐(33岁,金融业者)听后“很受感染”,排长龙购买徐顺全的书。目前“保持中立,仍在观望”的她和先生虽然月入不菲,但并不因此而抗拒民主党向富人征税的经济政策。

她还说:“我先生很多年来对行动党很不满,但也不喜欢徐顺全。可他最近在网上做了些功课,发现徐顺全有所转变。”

徐顺全曾不止一次说,不希望选民只是为了要反对行动党而投票给民主党,而是因真心支持民主党。不过,对于一些民主党支持者来说,其替代政策并未令他们眼前一亮,支持的主要原因仍是源自对执政党的不满,以及民主党口号中所描绘的“你在国会里的一把声音”愿景。

蔡先生(44岁,资讯科技人员)说:“我觉得政府在把新加坡人摆在第一位这个方面做得不够,所以我在大选开始前就决定好了。我不是要投给徐顺全,而是要表示对现状的不满。如果是工人党来这一区,我也会投票给他们。”

令蔡先生最为不满的是“到处都是外来人口”。他说:“我还是希望行动党执政,但需要给他们传递一个信号,让他们知道我们不同意所有政策。”

不过,另一些选民则认为,继工人党在上届大选中壮大势力,再送多一支反对党进入国会是一种冒险的做法。

较富裕选民

盼稳定

家住花拉路一带政府组屋的陈先生(52岁,教师)说:“民主党专注的主要是民生问题,但这一区社会底层的人民很少,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还是希望稳定吧。有阿裕尼一区投反对党就可以了。”

陈先生说:“行动党政府虽然难免会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但在执政党的领导下,我们的国家才能像今天这样。相比之下,很多其他国家动荡不安,货币贬值。我希望年轻选民不要意气用事。”

一位十多年前来到新加坡,现已成为公民的32岁选民则表示,行动党的执政能力超过任何反对党。她说:“新加坡的今天是因为行动党的领导。我因为喜爱新加坡,才在这里定居,自然也会支持这个党。”

行动党过去几个月来对工人党市镇会提出的多种财务问题,也让一些住在组屋区的荷兰—武吉知马居民质疑,民主党是否有能力管理好市镇会。

民主党曾在今年5月承诺,若在大选中成功拿下议席,市镇理事会将由议员全职管理市镇会,确保交接过程公开与透明。不过,没有过往记录作证的说辞对一些年长选民似乎并无说服力。

一位72岁选民告诉记者,“他们如果当选,能管理好市镇会吗?我在这边住了40年了,可不想冒这个险。”


来源:联合早报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